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展馆北里12号通广大厦2001室,
中国农业机械化协会设施农业分会
邮编:100125
电话:010-53675071
邮箱:ssnyfh@vip.163.com


当前位置:

袁雪锋 华农碧斯凯   2021/10/27    阅读次数:115

采访北京华农农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工艺设计师 袁雪锋

袁雪锋从事设施农业行业相关设计工作超过二十年了,从建筑到环控、从设备到栽培,她作为工艺设计师均有所涉及。她所研究学习的国内外各种作物类型的温室种植生产设施综合体项目案例近千个,近些年来她参与设计的种植温室也超过百座。工艺设计师作为一个温室种植综合体项目设计的核心角色,袁雪锋拥有丰富的知识储备和阅历,但她更愿意将温室的设计比作一项艺术……

01 高瞻远瞩,任何职位都可以做到高度统一

袁雪锋:从大学毕业到现在,我的经历从民用建筑工程到温室建设、环境控制再到温室的蓝图设计,虽然岗位不同、工作重心在变,但身在其位时,考虑问题的方式大径相同,工作目标都是从植物产品出发、以人为本,如何组织结合物资、能源、设备、设施和建筑等,以创建可持续的种植生产系统,切实助力用户实际生产发展与生产模式升级。从这个角度看,每一个岗位除了具体职能以外,愿景、方向、目标都可以做到高度统一。

工艺设计师会经常面临不同的挑战,因为每家种植用户的需求各异,因此,不仅仅依赖于个人既往的经验学识,更多地通过融合团队里各专业工程师的智慧去设计打造整体作品并付诸实施,得以很好地满足用户需求和项目规划目标。

02 工艺设计难点在于成“艺”而不是做“工”

袁雪锋:从事设施农业至今,我也走过了快一千家温室,这些年亲自参与设计的项目也有百余项,这个“参与”不是像饭店接待客人的业务一样走马观花,而是从一片空地之上开始去构建一个新生产体系,直到建设完成并且进行运营,或者在已经建好的玻璃壳体内去配套栽培系统,考虑诸多改造改建事宜然后实现升级更新等等,波折难免,所以虽然很多项目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我仍然能记得这个项目当时的情况,甚至最后选择方案的理由。

我一直认为工艺设计不仅需要全面的分析和严谨的计算,而是像打造艺术品一样,既要继承以往的经验,又要大胆创新不拘泥,基于项目内涵的解读,开发出这个项目新的亮点,而后者相对于前者是目前市场上更匮乏的。这就要求我们的设计者除了严谨的逻辑思维,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在技术垫就的基石上,将农业和工业引领性发展成果融合,敢于再创作新布局。而且很多项目的特殊性也决定了,它的解决全面生产任务的具体办法不只是在诸个专业人员的技术能力上,也是诞生于设计者的抽象思维中,这就是审题重于做题。

03 丰富的创造力来源于广博的学识

袁雪锋:这里举一个例子,有些设计院或者非农业专业的设计院为农业园区设计了一系列完全玻璃覆盖的“大房子”,这样的温室往往并不好用,忽略了内部规模化种植生产的基本流程,更遑论作物需求。

农业园区核心区建设的肯定是种植生产设施综合体,不是单纯“玻璃体”。它包括植物产品所需的环境气候室,例如种子催芽室、种条生根室、种苗愈合室、种植温室、种球库、成品冷藏保鲜库等等,而温室只是其中一类环境气候室,只不过类型多、体量大成为了主角。此外,设施综合体还要包括锅炉房、配电室、供水供肥设备室、专用肥料库、药剂库、工具仪器库、检测室和为生产人员配套的办公服务建筑等等,最主要还包括新生产系统下关键生产作业环节人员和设备相对集中的类工厂区域,以及大型种植采后处理区。这些配套之间有成百上千种不同的组合,如何设计一个适合项目的温室实在是考验设计者的创造力。

不只是设施种植综合体项目设计中如此,明确产品类型、供应目标、确定各阶段气候室(包括温室)类型、确定设施系统选型这些,都需要超越于市场和原有知识基础的想象力,因为没有任何两个项目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完整地借鉴,所以设计者的眼光要超越设施农业的领域,突破自然条件的限制,综观工业、信息业等行业发展去解决问题。

2017年我参与了河南伊川建业绿色基地温室设施种植综合体项目前期设计。这个项目主创团队依山地形势设计了错落而布的四层多功能种植空间,以及大跨窑洞风格的牡丹催花专用空间,各空间之间通过一套立体的自下而上的智控多层物流床栽培系统有序紧密连接,特别是在窑洞区内专门配设了双层自动进出苗床架构。这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解决方案,它将农艺生产与传统建筑和现代设施优美地融合,同时改善了空间、效率、稳定性等条件,设施综合体如今大方、美观地展现在人们眼前,散发着特别的魅力。

🔼伊川建业绿色基地的多层栽培系统

04 越专业的人越不能被知识所限制

袁雪锋:刚才说了很多创造力的重要性,认真做“工”也是很有必要的,它是实现“艺”的途径。不过我要强调的一点是,所谓专业的人是那些能够掌握着设施农业细分领域知识而引领发展方向的人,而不是被所学知识限制。很多人认为建设之初宏观分析或是宏观设计方向是投资者很容易把握的。现在我们在国内看到很多废弃的温室,我们就很清楚教条主义的可怕在于此。

现在我承担的项目工艺设计这项工作,是一项引领全局、自内而外的工作,但我不会局限在过去的成功作品上,每一个新项目我都会和团队成员认真研究作物农艺要素,确定装备工艺流程,根据项目定制装备组合,在“工”上也要下足功夫。

2020年我参与设计的山西中草药项目上,针对大量组培苗需人工栽入穴盘的这一生产作业任务,特别定制设计了一条包括自动按配方混合供土、穴盘自动填土、自动分配到各个工位、工人在线栽苗、苗盘自动浇灌、自动传送入床这些功能的流水线,使作业过程流畅高效,栽种质量也极好把控。最关键地这条流水线还适合于向下扎根较深的中草药穴盘容器苗品类。它相比同类国外进口流水线成本显著节约而且功能集成更为优化。诸如此类的这些细节需求,都要求我灵活地变通组织关于所知所见的一切资源去创新解决之道。

总体上宏观规划设计对种植设施综合体的运营相对更有决定性,但我们也要考虑到在设施农业这个领域,尤其是种植者,利润是微薄的,市场受到制约的因素也很多,所以即使宏观都对路,微观设计上也要尽可能扩大产能、降低成本。

🔼图为袁雪锋在山西中药材育苗项目

05 结语

客户的满意是我的服务标准,也是我们公司的服务标准。多年以来华农的设施园艺工艺设计团队在国内是领先的,华农公司的行业高度和经营历史,就决定了产出作品的高度,决定了我们任何一员是不可懈怠的,所以当每个人明白集体创作之果必须是精品时,在“工”与“艺”之中,更为重要的一项因素便油然而生,那就是深切的责任和使命感。